热线电话
400-820-4056

谷胱甘肽glutathione(简称GSH),被推崇为“所有抗氧化剂之母”,正在被越来越多注重健康的都市人所认识,谷胱甘肽GSH是为人体解除毒素的特效物质,它作为体内重要的抗氧化剂和自由基清除剂,如与自由基、重金属等结合,从而把机体内有害的毒物转化为无害的物质,排出体外。并且它不仅有助于中和有害自由基,而且“重新激活”被吸收的其他抗氧化剂,比如:维生素C、维生素E以及β-胡萝卜素,由此提升人体应对毒素的整体能力。

然而GSH只能从饮食中获得营养素,由人体自身合成,而显得弥足珍贵。来自英国东英吉利大学诺威治医学院 (肠胃病学与营养学) Alastair Forbes医学教授曾经提到:“谷胱甘肽是一种功能强大的天然抗氧化剂,并且在再生免疫细胞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些作用共同帮助我们保持健康。人体需要从食物中获得来源而形成谷胱甘肽,而且无法从补充食品中获得。”

a2牛奶公司一直致力于通过科学研究发掘牛奶所蕴含的营养以及对人体的益处,除了已经被广大消费者所熟悉的a2牛奶由于其含全A2 β-酪蛋白,更自然亲和,使诸多原先自认为是“乳糖不耐受”的人重新可以享用牛奶,而这项最新的科学研究发现,再次带给人惊喜!

这次惊喜仍然是来自科学家们的研究发现——在营养学界权威的《营养学期刊》近期发表了一则独立且严谨的临床研究报告,首席作者为美国佛罗里达州诺瓦东南大学药理学教授Richard Deth博士。科学家们通过人体双盲临床试验,受试者饮用普通牛奶(同时包含了A1和A2 β-酪蛋白),或者饮用只含A2 β-酪蛋白的牛奶,对取得的血液样本进行分析,饮用含A2蛋白质,不含A1蛋白质的a2牛奶后,血清GSH浓度明显更高,大约是饮用传统牛奶的2倍。因为含有A1蛋白质的普通牛奶中BCM-7会抑制半胱氨酸在肠道的摄取,而半胱氨酸是GSH的前体,而含全A2蛋白质则不会有BCM-7片段,所以饮用不含A1蛋白质的a2牛奶可以明显提高人体GSH的合成。也就是说,与饮用传统牛奶相比,饮用a2 牛奶明显提升或最大化谷胱甘肽浓度——高达两倍!

饮用牛奶前与饮用后的谷胱甘肽(GSH)中值浓度。受试者饮用同时含A1型和A2型蛋白的牛奶,或者饮用只含A2型β-酪蛋白的牛奶。数据显示了每名受试者两次重复检测的第一次检测数据;两次检测的结果相似。从统计数据来看,相位差明显(P = 0.0059),而交换差不明显(P = 0.7615)(Wilcoxon双样本检测)。
A1 = 同时含A1和A2 β-酪蛋白的牛奶;
A2 = 仅含A2 β-酪蛋白的牛奶;
BL = 基线;WO = 洗脱期

科学界早有结论,乳制品是为人体提供合成谷胱甘肽GSH的三种氨基酸- 半胱氨酸、谷氨酸盐以及甘氨酸three amino acids; cysteine, glutamate and glycine.的理想来源。而我们也知道,牛奶的摄入适量即可。所以,在讲究科学效率的现代生活方式中,怎样让每天摄入的有限的牛奶,发挥更大的益处,特别是能够帮助人体获得更多如此珍贵而又关键的GSH?这成为了一个非常值得关注,却又非常容易操作的问题,因为科学家们再次帮我们找到答案——找到一杯对的牛奶就好!来自英国东英吉利大学的Alastair Forbes医学教授对此项发现兴奋的评价道:“这项新的研究不仅有趣而且让人受到鼓舞,因为似乎我们只通过改变饮用的牛奶类型就可增加体内的谷胱甘肽。”

这也是继对a2牛奶通过科学临床试验发现A2 β-酪蛋白,为对有“乳糖不耐受”症状人群提供新选择之后,第二次出现在英国《营养学期刊》的又一个重大科学新闻。

美国佛罗里达州诺瓦东南大学药理学教授Richard Deth博士对于此次研究结果还认为:“由于GSH还在排毒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摄入仅含有A2 β-酪蛋白蛋白质的牛奶后,与之相关地血浆GSH浓度高出两倍,这可能为应对诸多环境暴露问题提供更多保护。”这对于目前受困于环境污染中的中国都市人可能具备特别的参考价值。

科普知识看了这么多,总结下来就是很多保养达人们一直挂在嘴边的超级抗氧化剂GSH,只要喝对一杯好牛奶,就可以让身体产生双倍抗氧化剂!自己身体中天然产生的当然最好最安全,不知不觉中加倍解毒抗氧化,这才是真正的健康生活方式!